卢藏用

卢藏用(664 - 713),字子潜,唐代诗人,幽州范阳(今河北涿州市)人。刑部尚书卢承庆侄孙、魏州司马卢璥之子。

 

卢藏用少以文辞才学著称,举进士,不得调,与兄征明偕隐终南山。长安(701-704)中召授左拾遗,神龙中,为礼部侍郎,兼昭文馆学士。以托附太平公主,流放岭南。与陈子昂友善,曾编辑《陈伯玉文集》赞子昂"卓立千古,横制颓波,天下翕然,质文一变"。是陈子昂诗文变革的积极支持者。能属文,工草隶、大小篆、八分。书则幼尚孙(过庭)草,晚师逸少(王羲之),八分有规矩之法。有文集三十卷,《全唐诗》录存其诗八首。《唐书本传、书断》

 

陈子昂司马承祯宋之问王适、毕构、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称为仙宗十友。

 

卢藏用出身大族,他爷爷就曾官至财政部长,自己又是天下最有名的文学青年之一,精通琴、棋、书法,人称"多能之士",所以很容易就考上了进士。不过,考上进士后的卢藏用却怎么也得不到人事部主管官员的赏识,好久都没有安排他上岗工作。心情极度郁闷之下,他写了一篇《芳草赋》 发了一通牢骚,然后就跑到终南山当起隐士来了。在山中,他跟随道士们学道术,据说颇练得一身辟谷的好本事,好些天不吃饭,照样有力气吹牛。

 

不过,卢藏用胸怀大志,做隐士和道士可不是他的追求。窝在终南山中的日子里,他一直琢磨着如何下山觅个官儿做做。蛇有蛇道,鸟有鸟道,最后卢藏用选择了隐居作为自己入官的路径。列位看官也许觉得奇怪,怎么隐居也成了做官之道呢?在古代,一个人要是下定决心做隐士,别人便觉得他淡泊名利,是个道德高尚的人。孔夫子曾经"":"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"虽然大家都好色不好德,但不管怎样,面子上的工程还是要做足的;所以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有""的隐士,人们都要想方设法把他弄出来做官(你想一个人高尚?没门!)。假隐士就是瞅准了人们这种心态,才躲在山中沽名钓誉。看官们不妨想想,天下偌多名山大川,哪里不能隐居?要不是心里打着歪主意,哪里用得着非杵在终南山里头呢?终南山离大唐帝国的伟大首都非常近,站在山上都能望到大明宫的屋脊。要是在终南山中隐居,一有了名声立马便能被皇帝老儿知道,然后便能顺利地进入官场了。这与请公关公司炒作自己是一个道理,不但效果比单纯的炒作好,还省了炒作经费。

 

卢藏用苦心孤诣地在山中混了好些年。皇帝在长安办公,他就住终南山;皇帝移驾洛阳,他就跟着跑到嵩山隐居。于是大家都知道这小子醉翁之意不在酒了,赠给他一个"随驾隐士"的外号。还好,武则天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之后,终于把他请出山去了,赏了他一个左拾遗的职务。左拾遗虽然是八品,比县令还低了一级,但却是引人眼热的清望之官;同时,因为是在天子身边工作,容易升官。果然,卢藏用不出几年就做到了吏部侍郎。

 

如果说官场是一棵大树,那官员们就是树上的猴子。猴子爬得越高,下面就有越多的人能清楚地欣赏到它丑陋的红屁股。卢藏用如愿以偿做了官,却把自己的人格缺陷暴露出来了。他在官场上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,做吏部侍郎时,面对各路权贵跑官要官,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好出卖自己的良心。史书中说他"趑趄诡佞,专事权贵,奢靡淫纵",指责可不是一般的严厉啊。唉,在山中呆着好好的,干嘛要出山毁掉自己的名节呀?再后来,唐玄宗以他曾经拍过太平公主的马屁为由,甚至把他流放到广东。晚节不保,可惜可惜。

 

要是卢藏用知道自己最后落得个如此下场,他会不会有悔吝之心呢?同样是在终南山中当道士的隐士司马承祯在长安混了几年后,最后还是决定重返山中修行。临行时,卢藏用指着云遮雾罩的终南山对司马承祯:"司马先生,山里面风景真不错,您老好好享受吧。"这老牛鼻子也不是省油的灯,语带讽刺地回答说:"在贫道看来,山里风景倒可忽略,重要的山中是有一条通往官场的捷径。"读书至此,蛀书总要坏坏地想象卢藏用听了这话后,脸涨成猪肝色的样子。

 

诗文

 

宋主簿鸣皋梦赵六予未及报而陈子云亡今追…贻平昔游旧

 

唐代:卢藏用

 

暮川罕停波,朝云无留色。故人琴与诗,可存不可识。

识心尚可亲,琴诗非故人。鸣皋初梦赵,蜀国已悲陈。

感化伤沦灭,魂交惜未申。冥期失幽报,兹理复今晨。

前嗟成后泣,已矣将何及。旧感与新悲,虚怀酬昔时。

赵侯鸿宝气,独负青云姿。群有含妙识,众象悬清机。

雄谈尽物变,精义解人颐。在阴既独善,幽跃自为疑。

踠彼千里足,伤哉一尉欺。陈生富清理,卓荦兼文史。

思缛巫山云,调逸岷江水。铿锵哀忠义,感激怀知己。

负剑登蓟门,孤游入燕市。浩歌去京国,归守西山趾。

幽居探元化,立言见千祀。埋没经济情,良图竟云已。

坐忆平生游,十载怀嵩丘。题书满古壁,采药遍岩幽。

子微化金鼎,仙笙不可求。荣哉宋与陆,名宦美中州。

存亡一暌阻,岐路方悠悠。自予事山海,及兹人世改。

传闻当世荣,皆入古人名。无复平原赋,空馀邻笛声。

泣对西州使,悲访北邙茔。新坟蔓宿草,旧阙毁残铭。

为君成此曲,因言寄友生。默语无穷事,凋伤共此情。

 

奉和立春游苑迎春应制

 

唐代:卢藏用

 

天游龙辇驻城闉,上苑迟光晚更新。瑶台半入黄山路,

玉槛傍临玄霸津。梅香欲待歌前落,兰气先过酒上春。

幸预柏台称献寿,愿陪千亩及农晨。

 

奉和九月九日登慈恩寺浮图应制

 

唐代:卢藏用

 

化塔龙山起,中天凤辇迂。彩旒牵画刹,杂佩冒香萸。

宝叶擎千座,金英渍百盂。秋云飘圣藻,霄极捧连珠。